九宫格_

随便写写

【喻黄】书呆子

少天生日快乐!!

这是一篇,呃,我本人觉得是流水帐的毕业季告白季的文【哭着顶锅盖】

本来准备的生贺来不及写完了就拿这篇混个更【你!】,

本来生贺那篇如果我能保证不坑的话就明天发一章【那不是只有一晚上思考时间了吗!!】

有细小改动但感冒感得晕晕乎乎我也不记得改了哪里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有些烂俗狗血但是他俩在一块了整个人就安心了

最后ooc全是我的他们两个都是虫爹的!

【永远苦手lof排版的人想哭一会儿】

——————

“高中毕业啊,说到底就那么回事,”黄少天叼着半片面包光着脚从餐厅走出来靠在墙上看着在玄关弯腰换鞋的少年,“和喜欢的人告个白,不管答案是什么这三年就算没白混。”

 

系好鞋带的少年站起身抻了抻腿,扭头看他:“那爹你也是在高中毕业的时候跟我爸告白的?”

“去去去,小屁孩问那么多干嘛快出门吧不然迟了喜欢的妹子和别人跑了可别回来跟我和你爸哭!”黄少天一巴掌拍在少年的屁股上把人赶出家门,撞上门之后还听见臭小子在门外嘟囔了一声明明前一天晚上还说他毕业了算是大人了怎么第二天就变卦。

 

厨房里的人正站在吧台前煮咖啡,身形颀长动作优雅,侧脸在窗外洒进来晨曦的照耀下显得十分好看,黄少天后脑勺抵着墙壁蹭了蹭,看着那人眯起眼睛,觉得——这么多年还是看不腻啊怎么办。

 

 

 

黄少天高中是和喻文州一个学校的,不过不是一个班,因为喻文州高他一个年级。那时候黄少天并不是特别喜欢这个温和好看总是捧着本书从他教室门前经过的前辈,处于叛逆期的少年觉得这人虽然耐看却绝对是个书呆子,妥妥的没跑。

 

高三上学期,望子成龙的黄妈妈开启了给儿子疯狂找家教的模式,每次出门不管去干什么总能带回家一摞家教广告,然后在各种广告里迅速筛选合适的老师不出三天就给他请回家来,不过这些老师基本上没有能教满黄少天一个礼拜的。原因很简单,黄少天其实挺聪明什么东西教那么一两遍就会,但实在是不好管教,撇开这孩子叛逆喜欢给他们搞恶作剧不说,就冲这孩子一开口就停不住他们也不敢再继续教下去了。

站在黄妈妈身后带着得意的不得了的小眼神目送走又一个被他欺负走的家教,黄少天在心里默默数了数,发现这差不多是最近的第五个成功案例,他觉得他娘这下子应该消停一阵了,但是刚把门关上黄妈妈就戳着他的脑门送了他一句:“别以为你逃的掉,后边还有一个呢,原来跟你一个学校的,现在在R大念大一。”

 

 

黄少天当时并没有往喻文州身上想,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已经快一年没见过的书呆子前辈当初报了哪个学校,而且那会儿他也没什么兴趣知道,如果不是他娘把这人招来给他当家教搞不好他就这么忘了那个当初自己每天早上都会趴在桌上等着从门口经过的好看前辈。

然而有颜对于那时候叛逆的难以形容的黄少天来讲并没有什么实际用途,他照样对着这个长得好看的前辈搞恶作剧,甚至还说过‘前辈你长成这样我看你高中也没交过女朋友是不是弯的呀’这类的话,但是喻文州就好像根本没有点亮生气这个技能一样,对于他的恶作剧能化解就随手化解,不能化解就受一下,那类很失礼的话也总是笑笑就过去。他这样不愠不火的性子让黄少天很是挫败了一阵之后竟慢慢消停下来,等到黄少天反应过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成为他的家庭教师两个多月了。

真正让黄少天摘下喻文州身上那个书呆子标签的事情发生在他自己惹的一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麻烦上。

 

 

 

叛逆期的少年没打过那么几架就根本算不得叛逆。

 

黄少天在被他老妈揪去各种补课之前没少和学校里同样处于叛逆期的男孩子们打过架,血气方刚的少年总是容易被几句话就撩得气血冲头拳脚相向,不过也正是因为血气方刚才总能在打完一架之后还能勾肩搭背的当回好兄弟,这大概算得上是叛逆小子们的友谊。

不过也不是不存在例外,大部分孩子不记仇不代表那小部分的就也不记仇。只不过报复的方法可能分很多种,最简单的莫过于——我再打你一顿出气。

 

 

被隔壁班自己打过一次的小胖子带着几个人堵在学校不远处的小巷子的时候,黄少天内心唯一的想法就只有这家伙为什么要堵在巷子口难道等下要踩着他的“尸体”出去吗?

其实黄少天打起架来挺猛的,至少他急起来同龄人里基本上没几个拦得住他的,不过就算再猛他一个人单打独斗也着实架不住四五个人,更何况这四五个人里还包含着一个胖子。被小胖子囫囵个从后面抱住的时候黄少天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呛死在那里,这小胖子就好像一定要看他被揍那么一顿才肯罢休,不然就和他卯到底一样手脚并用的抠在他身上,任黄少天怎么拿胳膊肘顶他都不肯撒手撤脚。

 

黄少天不知道喻文州是怎么发现他的,毕竟他那时候背对着巷口,小胖子身躯庞大一挡就给他整个挡住。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自己当时吼了句什么,然后话没说完就感觉前一秒还抱着自己不撒手的小胖子不见了。

在这之前黄少天可从没想过喻文州打起架来比自己还吓人,他甚至还跟这人说过“欸书呆子,在学校被欺负了找我替你出头啊”这类的话,当时喻文州是什么反应来的?哦,他只是看上去挺开心的笑了笑然后拿笔尖点了点纸上的一道物理题继续给黄少天讲解。

最后一个人被喻文州撂趴下时一直处于围观状态的黄少天忍不住掐了下自己的大腿,然后疼得呲牙咧嘴的发现这不是做梦,书呆子会打架是真的啊!!!

感觉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受到了巨大而惨烈的冲击,黄少天看看朝自己走过来的喻文州又看看倒在地上哀嚎的几个人难得的反应迟钝。

 

“少天,叫个救护车吧。”

话音刚落人就直勾勾的倒了下来,快的黄少天都没来得及说话就直接被他压趴在地上。掏出手机拨120的时候黄少天觉得自己没被揍趴反倒被和自己一边的书呆子给压趴这件事情实在是丢死个人。

 

 

诊断结果是轻微脑震荡,大概是在打斗过程中被谁给了一闷棍,黄少天坐在病床边上盯着喻文州的眼睫毛等着他醒来的时候觉得这人长这么好看还是适合当个书呆子,因为安全!

所以喻文州醒来之后他第一句话就是:“书呆子你说你不行就别上,打了半天把自己打成脑震荡亏的简直不是一星半点好吗!?”

喻文州躺在床上冲他眨眨眼,难得带着那么点调皮的意味问他:“少天是不相信我吗?”

“这哪里是信不信你的问题!”黄少天被他不痛不痒的一句话气得想笑,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又咚的坐了回去,“我妈要知道你是因为替我打架光荣负伤那我还活不活了?!她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就不要告诉阿姨啊”喻文州说完把食指抵在嘴唇上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丝毫不顾自己在黄少天心里的形象已经全线崩塌。

还能不能安静的做个书呆子了?!黄少天心情复杂的翻了个白眼。

 

 

事实上黄妈妈还是很快就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于是在之后的一个多礼拜里,黄少天每天要做的事情多了两样:被他娘逼迫着干家务,和被他娘扫地出门去给喻文州送各种汤啊吃的啊之类的——前者是对他闯祸的惩罚,后者是半惩罚半自愿性质的。

 

黄少天在这一个多礼拜中成功刷新了对喻文州的所有看法,他觉得自己当初会认为这人是个书呆子绝对是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因为书呆子其实会很多事情,比如说隔壁病房学钢琴的小姑娘看不懂谱子,喻文州会抱着小姑娘让她坐在膝盖上给她讲谱,有时候还会陪着小姑娘一起练琴,虽然黄少天完全不理解那么大一架钢琴小姑娘的爸妈是怎么做到给她搬来医院的。

再比如说每天中午睡醒午觉后喻文州都会去医院的小花园坐上一会儿,同样睡醒午觉的小孩子们总会捧着童话书在他身边围成一圈安安静静的捧着小脸听这个大哥哥用温静如水的声音给他们念故事,有时候一念就是一下午。

 

一个礼拜其实特别短,对于追在喻文州屁股后头的小屁孩们来说真的特别短,他们还没和这个好看的哥哥玩够哥哥就要出院了。但是对于黄少天来说,这一个礼拜其实特别的长,长得他觉得再继续这么下去他都要不认识喻文州了。

 

 

喻文州出院那天,隔壁房间的小姑娘拉着他说要给他弹刚刚学会的曲子,小姑娘穿着小白裙子坐在钢琴前背对着他们,而喻文州则是站在小姑娘身后不远处的地方背对着站在门口的黄少天。

病房浅白色的窗帘被吹进来的微风扬起,在空中划出一个圆弧又落回去慢慢趋于平静。

曲子弹到一半的时候小丫头卡了壳,有点犯难的回头看着他们,喻文州走过去安抚的摸了摸小丫头的羊角辫,接着轻轻按下琴键,帮着她起了下一个音符。

琴声悠扬,置身在这样的境地,黄少天觉得自己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发了芽,他大概意识到了那是什么,但是处于叛逆期的少年并不想把这个小苗压回去。

 

 

出院之后喻文州还是黄少天的家庭教师,但总有什么不一样了。黄少天不再揪着讲题的间隙开口损喻文州,反而在他帮自己判错题的时候盯着他的侧脸发呆,有时候甚至还会看着他伸到面前握着笔的手出神。黄少天觉得自己心里的小苗苗一定又在疯长,但是他压不住,因为他一开始就没有压,现在再想去压大概也已经晚了。

 

 

高考前一天晚上,喻文州把黄少天从题堆里挖出来带去了黄少天家不远处的小公园,两人在公园的长椅上喂了两个多小时的蚊子,末了喻文州起身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说考试加油,黄少天借着路灯并不明亮的灯光看着喻文州脸上的表情很久,觉得这人哪里怪怪的。

“喻文州,”黄少天抬头叫他,“考得好的话我跟你说件事。”

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后眯起眼睛笑:“好啊,我等你。”

暗示已经很明显了,黄少天想,如果是这个书呆子的话应该能懂他的意思吧。

 

 

 

高考结束后的半个月里黄少天窝在家里打了半个月的游戏,期间没有迈出家门一步更别提跟喻文州联系。

他也不是不想联系喻文州,就是紧张,考试的时候都没有等成绩时这么紧张,他担心自己考糊了那句话就不能说出来了,别的任何什么话他都能不过脑子不走心脱口而出,但只有那一句,那四个字,他想以最认真的状态说出来,这是快要度过叛逆期的少年最后的一次小叛逆。

 

手机关机,电话谁的都不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黄少天就这么当了半个月的山顶洞人,直到毕业典礼领成绩那天被他娘揪起来扔出了家门。

进学校礼堂之前,黄少天生平第一次有些腿软想掉头就跑,接着就听见他们班长远远的扯开嗓子吼他的名字:“黄少天!黄少天!来没来啊还要不要拿成绩了?!”

“诶门口那个说你呢!成绩还拿不拿了?!就差你了!”戴着眼镜的女班长眼尖发现了他,冲他抖了抖手里的成绩单,“快过来拿,拿完咱去拍毕业照了!”

“班长你帮我看眼成绩呗,我有点紧张,不太敢看。”黄少天说。

女班长讶异的盯着他看了半天,一边把叠在一起的成绩单展平一边说:“哟,你黄少天还有紧张的时候。”接着,“黄少天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开挂了这个成绩分分钟去R大好吗?!”

听了这话黄少天心里那块大石头落下来一半,他凑到班长边上瞄成绩单那栏的总分,然后几乎被单子上以六开头的数字闪瞎了眼。虽然并不确定能不能像班长说的那样被R大录取,但至少他自己觉得这个成绩还算可以。

 

 

拍完毕业照后的毕业典礼黄少天找借口溜了,从校门出来时这人捧着快被他看穿了的成绩单吧唧亲了一口,吓得路过的一对小姐弟迅速同他拉开几米的距离,不过黄少天自己一点不介意被小孩当成怪人,因为他高兴,特别的高兴。

心里那棵小苗苗早就疯长成了小树苗,并且还有继续成长下去的趋势,黄少天想赶在它长成参天大树之前确认一下它有没有继续长下去的必要,虽然不管怎么样他也拦不住就是了。

 

 

跟R大的门卫大叔打了招呼说是来找哥哥并且出示了学生证后,黄少天一个人荡进了学校,在问了几个人认不认识喻文州知不知道他在哪之后终于从一个学姐口中得到了那人正在操场的草坪上看书的消息,跟学姐道了谢又小声嘀咕了一句就知道看书之后黄少天抬腿往学姐指的方向跑。

远远的一眼就看见那个躺在草坪上捧着本书的人,翻书的速度不快,整个人看上去从容的不得了,黄少天停下来回想了一会儿,发现喻文州这人其实很少有不从容的时候,就连被他搞了恶作剧,恶语相向甚至当初打架的那次也没见过他失了从容,或许是这人藏的太深面上的表情维持的太好,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黄少天喜欢这人,那就够了。

黄少天拿着成绩单扑上去跨坐在喻文州身上的时候终于从这人眼底看到了些许错愣,原本捧着的书本被他扑的直接脱手掉了在胸口,那张好看的脸上也终于出现了名为惊愕的情绪,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但黄少天看着这样的喻文州就是有点想笑,于是他就真的揪住喻文州的衣领把脑袋抵在人家胸口笑得几乎要岔气。

 

“喻文州,”笑够之后黄少天撑着喻文州的肩膀起来,把成绩单不轻不重的按在这人胸口上,“我有话跟你说。”

“嗯,说。”喻文州握住黄少天按在自己心口上的手笑着应和,眼神清明而又温和。

黄少天被他看的心脏咚咚狂跳,好像张一张嘴心脏就会从嘴巴里掉出来一样,但是他没有移开眼,反而定定的同喻文州对视:“我说了啊。”

“嗯,说吧。”

“你别后悔。”

“不后悔。”

“喻文州。”

“我在。”

“……”

最后等了很久的喻文州和一副豁出去样子的黄少天几乎同时开口,

“少天,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时间静止了几秒,黄少天看着笑眯眯的喻文州反应了几秒才红着耳朵回过神来,“靠这不科学!我说了四个字你说了六个字凭什么你比我快啊!”

“大概是因为,我喜欢少天比少天喜欢我要早一些?”

“谁信你啊!高中就一个学校每天看你捧着本书从门口经过也没见你往里面看过啊!”

“少天以为我为什么每天从你们教室门口经过?我的教室明显从另一边的楼梯上去比较近哦”

“那你拿书…”

“书比较好挡视线吧。”喻文州笑着看他。

“我靠喻文州我要收回你书呆子的外号,这哪里是书呆子啊明明就是只大狐狸!”

“不行啊,那可是少天给的外号,就算是少天本人也不能收回”

 

 

就像家里熊孩子猜的那样,黄少天高中毕业的确和喜欢的人告了白,不过那人不是班花不是级花更不是校花,而是长了他一岁的学长,那个唯一没被他欺负走的家庭教师。

 

“少天,在想什么呢那么出神?”喻文州放下杯子走到送走儿子就一直站在门口发呆的黄少天面前笑着问他。黄少天同他对视了几秒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回答,“想我高中毕业的时候,明明是同时开口而且你还比我多说了两个字,为什么莫名其妙你就比我先说完呢?”

喻文州揽住黄少天的腰在他唇角亲了一下:“当然是因为我喜欢少天比少天喜欢我要早一点啊”

“喻文州你个大狐狸还好意思说装成书呆子天天捧着本书从我们班门口经过这种事情也就你能做出来!”

“嗯,是只有我能做出来啊,因为我喜欢少天嘛……”

……

……

靠!这书呆子!

————

和一个表面上是书呆子,内心里却是只狐狸的男人在一起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黄少天不想细说,也没法细说。

因为他们一起走的路真的很长,经历过的事情又真的很多,真要细说估计会写满无数张高考作文纸。

故事里没有太多跌宕起伏,放在高考阅卷老师那里说不准会被嫌弃。

不过曾经的熊孩子黄少天才不管阅卷老师怎么想,只要身边一直是那书呆子,这人就觉得一切都挺好的。

—END—

剑圣大大生日快乐!!!!

最后例行一段,是用文里几乎同时开口告白的部分写的

黄少天:喻文州这个人就是有本事把好好的时间差打成情话牌!

喻文州:少天满意吗?

黄少天:朕十分满意!

我:来个谁救救我这大过七夕的生生被塞了一口狗粮的人!还是自己的文!

评论(7)
热度(73)

© 九宫格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