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宫格_

我男神他叫迹部景吾!←这个是高亮 cp吃的很杂 一般萌上了就不太可能出坑 萌到一定的时间段会写点什么(但很可能坑)

【伞修】故事

@翦上溪 的迟到了不知道多久的生贺!

里边夹带了点喻黄但是不打tag了!

写结尾的时候又被蚊子招呼了几个包也是多灾多难哈哈哈!

总之有生之年能完结他真是不易!

感觉好久没发过文了orz

ooc是我的锅!因为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啥啊!

话说我说这是按照江苏卷作文那个话长话短写的有人信吗?

然后最重要的一点!这是一个不知道是什么paro的paro!

如有雷同,话说应该不会吧我写了写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都没怎么看伞修啊哈哈哈。。总之就当它是我的锅吧【反正三次元我是背锅小能手(闭嘴你)】 

 ——————


讲故事的人拿着他的水晶球,

听故事的人拿着他的收集瓶。

 

——————

 

“最后啊,恶龙为了保护他的勇士,带着勇士和勇士的妹妹飞上了天……”称得上温和的男音如是说着。

 

 

“故事结束了,您也该回去了。”

身着黑袍的男人摘下手套,纤白的手按在面前的水晶球上,本来温和的声音中带上了几分蛊惑的意味,黑袍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他那微扬的唇角。

 

听故事的人顺从的站了起来,就像真的受了蛊惑一样机械一般的转身,然后掀开小屋的门帘离开,自始至终这个人都没发现除了他和讲故事的人以外这屋里还有另一个人,那人就站在小黑屋的角落里。

 

“又是恶龙与勇士,”站在角落里的男人慢悠悠地显出身形,语气里是欠揍的慵懒与嫌弃,“我都快能倒着背下来了。”

 

“那你背一个我听听。”

黑袍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迅速脱下袍子露出俊朗的面容,把袍子扔到椅子上时扫了一眼桌上的水晶球道:“走吧恶龙先生,该去拯救我们听故事的人了。”

“你能不能对我的职业少一点点成见……”

“能,但首先你自己得对你的职业多一点点真诚。”

 

桌上的水晶球倒映着刚刚离开那位听故事的人的身影,从水晶球里看,那人周身围绕着诡异的黑气……

 

 

 

黑色的气焰在地面上环绕挣扎,浑身泛着暗红色火焰的巨龙一脚踏上,踩散了还想做最后挣扎的敌人。

刚刚听故事的可怜人早已在一边昏死过去,巨龙用爪子像拎小鸡仔一样把人拎起来凑到鼻子边上闻闻嗅嗅,然后张开了大嘴……

 

“千机,那不能吃。”

男人有些无奈的声音从后边传来,巨龙回头看看他,又看看手里小鸡仔一样的倒霉鬼,顺爪就把那人扔到了角落里的一堆麻袋上。

 

“哪有你这么对我们听故事的可怜先生的,”男人一边说一边走近巨龙,刚刚还嚣张的一脚踩爆了怪物的家伙立刻顺从的低下大脑袋来看他,眼神无辜的好像刚刚那个凶残的家伙不是它一样。

心里立刻蹦出欺软怕硬这个词来,催眠师伸手拍了拍这大家伙的脑袋,探头扫了一眼挂在麻袋上的倒霉家伙一眼确定没什么事之后才看向好不容易赶到现场还在呼哧直喘的某人说道:“已经解决了。”

 

那人一边缓气一边非常顺手的点燃了烟枪里的烟叶:“哦,那走吧。”

那人手里拿着的是一杆现代人绝对使不惯的烟枪。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挖出来的,宝贝的紧,平时自己邋遢但绝对不会亏待了这杆老伙计,擦得黑里泛亮在那骨节明晰的指尖一转,犯规得惹眼。

 

“这就走了?”催眠师拍拍巨龙的脑袋,阻止了它回头去看刚刚被它丢在麻袋上的倒霉鬼的动作。

“不然呢?留下来让千机挨不过肚子饿把这倒霉兄弟吞了?”特别顺手的转起了烟枪,丝毫不顾燃烧的烟叶有些嘘手的烫意,身着红袍的召唤师状似不经意的越过巨龙往麻袋的方向扫了一眼。

 

“我觉得你可以把千机收回去……”

然后他就看到某个刚刚缓过气来的召唤师瞬间泄了气,面部表情的转变宛如一个刚刚充了气却又立刻被针捅漏的皮球。

“照顾照顾我这老人家吧苏大大,刚召唤出来这个大家伙就被迫跟着你们跑了两条街,现在就别折腾我了……”

召唤师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玻璃瓶掀了盖子在狭小的巷子里走了一圈,不祥的青黑色气体从巷子各个角落涌向召唤师手里的小瓶子,不一会儿就把小瓶填得满满的。召唤师最后还重点照顾了一下麻袋上的倒霉兄弟,临了了还把小瓶放在人家鼻子底下走了一遭,那一本正经的模样看得召唤师直想笑。

这人当然不是在从那倒霉兄弟那里吸取什么不祥之气,他这是在回收刚刚催眠师讲过的故事,还美其名曰:“这故事太非主流了,哥意思意思帮你收回了。”

 

作为故事里其中一个主角你难道不是更非主流吗?

催眠师这样想,但是他并不打算说出这句话来找这人岔他。


 

——————

 


街角的照相馆里有一个故事讲得很好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长得俊,身边除了一个妹妹之外没有其他姑娘,但是完全没有老一辈张罗着给这年轻人介绍对象。

不是因为妹妹还小不打算找女朋友,俊小伙儿的妹妹可是个落落大方的大姑娘;也不是因为这小伙儿的年龄比看上去大上好几轮,这事压根没人知道;更不是因为这年轻人身边总是出现各式各样的好友,不过这事倒真跟他身边的一个朋友有关,哦,就是那个懒洋洋的、动不动就没骨头一样靠过去的年轻老板,加上年轻人的妹妹,三个人摆在一起活脱脱一个一家三口的典型模板,你说谁还好意思给人家介绍对象?

 

 

“咚”的一声闷响让叶修把到嘴边的哈欠生给吞了回去,刚睡醒还趴在床上不肯起的男人抬头看了毫无自觉的罪魁祸首一眼,一抬手把呆头呆脑同他对视的缩小版恶龙糊下了地,然后转了个脸继续睡。

欺软怕硬的恶龙倒着从床上翻下去再次发出“咚”的一声闷响,连带着还滚了几圈,可能是因为体型小了智商也跟着缩了,小恶龙好不容易爬起来以后就那么坐在地上前爪抱着尾巴,傻愣愣的看着又要睡过去的召唤师。

 

听到一声闷响的苏沐秋从楼下上来就看到这样一副光景——床上的召唤师趴成了一个大字形睡得昏天黑地,床底下的缩小版恶龙抱着尾巴小眼神那叫一个茫然,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床上那个干了什么。

他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弯腰抱起还茫然着的千机往床边走去。

 

千机缩小了抱着就跟普通小奶猫一个分量,但是砸人就跟铁球招呼在身上一样,普通人能给砸吐血。苏沐秋收了收力道,把千机往叶修屁股上一放——床上的人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顺带着还哆嗦了一下。

 

“苏…沐…秋…你想干啥……”闷在枕头里的声音拉得老长,叶修真的是完全没睡醒,前一天晚上跟着这一人一龙跑了两条街累得他近乎残废,回来倒头就睡,结果感觉还没睡多久呢,被他强行缩小了的千机就咚的一下砸上了床……

 

“没事,替你儿子报个仇,”苏沐秋说着,单手拎起千机,另一只手给叶修刚刚受了重创的屁股又来了一下,“顺便叫你起来吃饭。”

 

“不吃了吧……”已经清醒了的叶修在做最后的挣扎。

“也行,等会我上来亲自伺候叶老板您用膳,哦对了,黄少天在楼下等着跟你唠唠昨天晚上干完活把人丢在麻袋上就走的行径呢…诶叶修你干嘛?”

叶修从听到黄少天打算跟他唠唠开始有动静,苏沐秋话说完这人已经爬上了窗台,一副要从这两层小楼跳下去的模样。

苏沐秋当然知道叶修几斤几两,这要是让他下去了绝对会以跳丢了半条命为由旷不知道多少次工,届时,老冯绝对会跟他念叨自己又因为叶修这不省心的掉了多少撮头发——然而他并没有多想知道。

于是苏沐秋把儿子随手一个今早第三咚,一步跨上了床伸手要把人从窗台上拽下来。

 

叶修:“你让我跳吧我之后不会旷工的。”

苏沐秋:“你当我傻是怎么的?给我下来。”

叶修:“躲避一晚上没睡的黄少天人人有责啊沐秋”

苏沐秋:“你哪次认真听一下或者哪次不坑他他就不会逮到机会说那么多!”

叶修:“沐秋……爱呢?”

苏沐秋:“心间,等会下来给你比哈特。”

 

“叶神,苏神,嗯?这是……Titanic?”不过好像缺了点什么?

Titanic你个水瓶脑哦喻文州!苏沐秋内心咆哮着,手上一用力一把把骑在窗台上的叶修撸了下来。

 

被掀在床上的叶修倒是淡定的很,就那么保持着两条腿还搭在窗台上的姿势同站在门口的喻文州打了个招呼:“哟,文州,辛苦了,吃饭没?”

 

喻文州看着前一秒还在Titanic后一秒就变成地道战趴在一起的两位前辈,又看了看被摔得一脸懵的千机,非常淡定地笑了笑说:“已经吃过了,不过少天还在下面吃叶神的水煎包,也不知道吃饱了没有。”

“饱了饱了饱了,要不是撑了我都不会给这让咱给善后害得我没吃夜宵就跑出来干活的混蛋留!”黄少天的声音由远及近传进屋,到门口时徒然拔高,“诶哟我去你俩这滚在一起是要干啥大早清的就有伤风化啊!快快快千机跟我走跟我走这俩人看多了会长针眼的!”

黄少天说着话,拎起还坐在地上的傻龙,扯着喻文州转身就跑。

 

 

十分钟后,捯饬清楚的苏叶两人出现在楼下客厅。

“哟还挺快!”

黄少天一句话引得他身边的喻文州和对面的苏沐秋同时抽了抽眉角,叶修面不改色心不跳接了朝自己扑过来的圆滚滚一团回了句:“比你稍微慢点。”

 

“污!太污了!我本来没那个意思都被你带污了!叶不羞你还能不能知点羞!污就算了还老干活没干完就跑的事还完全没有一点凡是帮你善过后的人都想跟你真人PK的自觉性!老苏你也不管管他!”黄少天义愤填膺的吼。

替某人善后次数最多、自认为自己躺得还蛮远的苏沐秋:?

 

“我真身就跟这呢,”叶修单手托了托怀里的恶龙,空下来那只手直接去抓桌上的水煎包吃,一边嚼还一边含糊道:“PK……找它咯。”

黄少天立刻摆出一副“鬼才信你真当我傻啊”的表情。

 

而事实上,千机和叶修还真的有某些紧密的联系,概括一些来讲就是一方出了什么事另一方会迅速有感知,同样的,一方死亡另一方也会紧跟着死亡。所以叶修那个说法也不算过分——至少苏沐秋是这么认为的,不然他也不会把恶龙与勇士的故事常常挂在嘴边。

之前有段时间苏沐秋没跟他在一起,那段时间这个不靠谱的战五渣拼得差点把自己搞死,等他赶回去就看到蔫蔫的千机以及一个浑身上下挂满了绷带还举着杆烟枪的家伙。

不过这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他们都觉得没有再提的必要,毕竟他们现在过的挺好。

 

 

那边眼看着黄少天还有要说点什么的迹象,喻文州赶在他再次开口之前打断:“好了少天,先说正事吧。”

“哦,好”黄少天给面子的点点头。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喻文州说,“就是南片有个区需要苏神帮忙催个眠,叶神也知道,我跟少天这催眠术修的完全都是业余的。”

“我说昨儿晚上打电话让你们帮忙善后怎么答应的这么干脆,合着埋了这么个大坑等着我苏大大呢?”叶修说着同情的看了苏沐秋一眼,立刻接收到一个“你以为是谁害的”的眼神。

 

苏沐秋到底是没有拒绝,一来喻黄两人没少替他跟叶修友情善后,二来吧,他觉得叶修最近越来越懒了,不能放他老在家里窝着,昨天晚上跑两条街就跪了,再这么放他随便懒下去早晚有一天小肚子都要长出来。

然而现实永远比想象骨感得多。

 

晚上刚到场没多久,叶修跟没事人一样把千机的体形恢复恶龙本身的标准体形,还跟着苏沐秋四处贴了贴符,然而一个转眼的功夫跟在苏沐秋身后的就只剩下了千机。问这巨龙叶修呢?这家伙一脸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睛,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但实际上这是这家伙惯用的“绝不出卖叶修”的手法。

 

有一段时间叶修尝试着抽了抽现代的香烟,结果某次高强度任务后这人来了个捏着香烟秒睡,手倒是没烫着,然而裤子烫了个洞还险些烫着腿,某位大小随叶先生意思的龙先生在他汇报完任务回家前非常迅速的毁尸灭迹——哦毁尸灭迹指的是把那根烟处理掉,这龙没点亮帮人换裤子的技能大家放心。

苏沐秋回家之后对着叶修裤子上那个窟窿眼看了一会儿,然后瞟了千机一眼,得到了早就被中途醒来的叶修缩小的恶龙一个无辜的眨巴眼,然而当天苏沐橙在家啊,一句我刚刚闻到烟味了就叫这一人一龙露了底。

 

所以现在叶修疑似干了什么坏事之后千机再冲苏沐秋眨巴眼,苏沐秋都很少信的。

某个只管召不管收的召唤师现在指不定在哪个巷子猫着呢——苏沐秋这样想着,深吸了一口气,他决定先完成自己的任务再说。

 

咒语念得很快,千机就站在他身后负责把不该蹿上来的东西几巴掌拍回去,那边喻文州跟黄少天也都准备好,就等他念完冲上去一举完成任务了。

 

叶修坐在某个巷子的拐角点燃了烟叶,他来就是来凑个热闹,压根没打算像苏沐秋计划的那样脱一脱懒骨头,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都一把老骨头了,跟年轻时似的那么拼那叫不会享受。让那帮小年轻自己奋斗去呗,他们能帮的时候随手帮一下,不能帮的时候就窝在小照相馆里给人照照全家福,多好。

咒语其实不能算是咒语,它翻译成普通话是一个故事,叶修都快能到着背下来了,他悠悠的吐了个烟圈出来,觉得有点犯困。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懒”后脑勺被戳了一下,穿着黑袍的苏沐秋在他边上坐下来,叶修顺手就把烟枪递了过去,接着拍拍催眠师的肩膀一歪头靠了上去。

 

不远处黄少天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打个怪都一点不消停,叶修被他吵的烦,又拍了拍苏沐秋说你给我讲个故事呗,苏沐秋看着烟枪里边的烟叶燃尽,想了想开口道:“从前有个勇士被国王派去除掉森林里的恶龙,但是他觉得恶龙一点都不恶,所以没有下手,国王知道了很生气,恶龙为了保护勇士和勇士的妹妹带着他们飞上了天……”

你说你怎么也这么懒,就不能把故事讲全了。

叶修迷迷糊糊的想着,他感觉自己被搬到了千机的背上,然后在天上飞,他知道这是去哪所以干脆就省下了睁眼这道程序。

 

巨龙飞上了天,载着催眠师和召唤师往小照相馆的方向去了。

 

 

 

——————

 

“小苏啊,老太太我好久没听你讲故事了,来讲一个给老太太听听吧……”刚照完相的老太太拄着拐颤悠悠的起身,来照相馆帮忙的苏沐橙搀着她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跟老太太一起笑眯眯的等着她哥讲点什么。

“那行,这回就讲讲我这老板的事情吧……”

 

暖冬的阳光洒进室内,看似年轻的老板窝在屋里的躺椅上,他手里握着一杆烟枪,膝盖上窝着一只至少外表上是奶猫的团子,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来这其实是龙,当然也没必要让他们看出来。

这家照相馆里唯一的员工的妹妹正在给一位老太太倒茶,而那唯一的员工则是拿了条毛毯给那已经在躺椅上把自己摇睡着的老板盖上,顺便把那圆滚滚一团重新放在老板的膝盖上,做完这些,他才转身往客厅沙发的方向走去。

 

“这故事啊可长也可短,”他笑着对老太太说,“全看您想听哪一版……”

 

这故事长短未定,能讲成什么样他也不知道,但这绝对是他最喜欢的一个故事,无关催眠,这仅仅只是个故事而已。

关于他和叶修的一个故事。


—END—



只想说一句,这个结尾好像开头哦,不过就当这两个人的故事不会结束吧!这寓意挺好的!

评论(13)
热度(25)

© 九宫格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