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宫格_

随便写写

【喻黄】被广告牌砸中的男人〔END〕

队长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本来打算零点整发结果还是迟了这么久QAQQQQ
这章老王和主席出场出的有点高调,ooc的十分可怕,
而且不知道咋回事写着写着就成了少天视角了,
结尾结的有点匆忙,但总算是写完了,
走心的话明天起来再说,
队长晚安,送你一个巨无霸那么大的么么哒别嫌弃!

————

王杰希推门走进喻文州家客厅就跟黄少天打了个照面,俩人一个盘腿坐在地板上一个站在电视机左斜对角大眼对大小眼相顾无言了半天,黄少天把刚刚手抖掉在裤裆上的炸鸡块捡起来扔进垃圾桶,表情复杂的问:“通缉令下了你来逮我回去的?”

王杰希:“想太多,我刚出完任务来喻文州家蹭顿饭。”

黄少天看看正在厨房准备午饭的喻文州又看看一脸理直气壮的王杰希,一脸的懵圈:“你俩认识?!咋认识的为啥我一点都不知道?!感觉还挺熟是怎么回事王大眼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快说!”

王杰希心说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但是为了避免黄少天彻底打开话匣子他还是回答道:“我住对门,”然后王先生明白了什么似的十分单刀直入的问了句,“你看上被你糊了广告牌这人了?”

黄少天一脸的“就算是真的我也不会说实话你就死心吧”梗着脖子回话:“这你别管,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诶我说你坐下呗老这么仰着头我难受……”

王杰希坐下没一会儿,喻文州就从厨房那边过来了,本来和王杰希聊的挺嗨的黄少天自动收声,表现出一副我不认识眼前这人的样子,结果喻文州一句话吓得黄少天差点又把炸鸡飞出去,喻文州说:“任务结束?”

王杰希点头:“刚结束,来你家蹭顿饭。”

喻文州表示没什么意见,然后扭头叮嘱黄少天,“少天,绿茶炸鸡别吃多了,一会儿还要吃饭。”

处于发懵状态的黄少天木着脸:“哦……”

等到喻文州回去厨房忙活了——

王杰希盯着黄少天手里的杯子:“不是啤酒?”

黄少天把杯子往茶几上一搁:“不是,他不让喝,说阴阳师喝酒误事我就说他怎么那么懂合着他对门住着个你而且他还知道你是阴阳师啊大眼,说好的不能把普通人卷进来其实对于喻文州这人咱俩都有锅要背你说是吧?”

王杰希从黄少天那一大串话里琢磨出了一丝酸味,他看了黄少天一会儿,道:“他不算普通人,”想了想又补充,“虽然你这方面感应不太行,但是这么久居然都没发现喻文州通灵吗?”

黄少天脑袋里一下子就嗡嗡直响,他这方面是不行但是这么久都没发现喻文州通灵也实在是……
妈的!那他岂不是知道我那天亲他了?!
他在心里骂了一句。

王杰希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在以为喻文州不通灵的时候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于是吃完午饭后,趁着黄少天回客厅心情复杂的工夫暗示了正在洗碗的喻文州一下。
“这样啊,”喻文州倒是显得十分淡定,“我知道了。”
王杰希沉默着拍了拍他好邻居的肩膀。

阴阳师王先生临走前有意无意的还暗示了黄少天让他抓紧时间回联盟一趟,虽然主席念叨了很多次要发通缉令却并没有真要发的意思,但罚黄少天一通还是免不了的还是早罚早完事省的夜长梦多。

“我刚刚观察了一下喻文州,可以说已经基本稳定了,所以你也放心先回去领个罚再说。”

“不现在的重点不是回去领罚,”黄少天向后一靠仰在沙发上,过长的刘海跟着他的动作一块仰过去露出光洁的额头,“而是我丢人丢到外婆家没脸见喻文州了啊啊啊王大眼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王杰希:先前我也不知道世界这么小,被我同事糊了广告牌那倒霉兄弟就住我对门啊……以及,其实我看你在这呆的挺好挺自然的。

以黄少天的脾气要是知道王杰希怎么想的准炸起来玩真人PK,所以我们的王先生压根没把刚刚的腹诽说出来只是送了黄少天一个你加油的眼神就走了。
黄少天:……大眼你别这么看我我慌,还有别吃完饭就跑你倒是救救我啊!!!

王杰希回他自己家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片云彩的走了,黄少天保持着仰在那里的姿势思考人生,其实就是盯着天花板发呆——
啊?问他是怎么喜欢上喻文州的?
文艺一点来说,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天时地利人和喜欢了就是喜欢了;土匪一点来说,我就愿意喜欢他怎么地了?

隔在他俩中间的东西其实不多,除了黄少天是阴阳师这一点以外就剩一个怎么想也想不通的为什么喻文州被他亲了还装作若无其事……

黄少天正放着空呢就感觉沙发上坐了个人,紧接着喻文州的笑脸出现在上方,黄少天看着那张笑脸想到这人通灵的事耳根子直冒火,抬胳膊就把手糊人家脸上了:“你别这么看我,我毛……我靠喻文州你咬我手指头干嘛!”

他手指尖糊的正好是喻文州嘴唇的位置,这人趁着地利张嘴咬了他的指尖,不轻不重的一下偏偏撩得黄少天差点一个没坐稳瘫到地上。

喻文州伸手捞了他一把,准确无误的把黄少天大半个身子都捞到自己腿上:“那少天亲我那一下是想干嘛呢?”他笑着问道。

啊真是够了这个人非要逼他——
“对对对我喜欢你喜欢你行吗喻老师你满意了这下好啦话也说完了我也痛快了你也好的差不多了我该功成身唔……”

这个吻并没有落在嘴唇上,而是轻轻巧巧的落在额头,黄少天呆愣愣的拧着脖子同喻文州对视,还眨了眨眼睛。

“少天,这种时候就不要给自己留退路了。”
别给自己留退路,
因为我并没有说我不喜欢你。
也并没有打算放你走。

亲吻来得顺理成章,就连之后被喻文州压在沙发上黄少天都没觉得哪里不对,直到第二天早上起来准备回联盟领罚的时候,站在床边腿一软差点跪了的黄少天才发觉——等等不是吧!亲是我先亲的告白是我先告的结果我被上了?!这走向不太对啊喻文州同志!

不过黄少天并没有叫醒还在睡的喻文州,他留了一张纸条,破天荒的只写了四个字——我会回来。

关门的声音很轻,喻文州睁开眼心里默数了十个数才起来向窗外看去,那人穿着他俩第一见面那件略短的衬衫一条长牛仔裤大大咧咧的走在马路上,一头浅金色的小短毛迎着风乱飞,怎么看怎么可爱。
然而这不是现在该做的正事。
十分钟后,穿戴整齐的喻老师敲响了他隔壁阴阳师邻居的家门,生把刚研究完新阵法躺下准备补个觉的王杰希从床上拽了起来。

王杰希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然而他还是得解答他邻居关于黄少天回去之后会受什么罚,怎么能减轻处分等一系列的问题。
最后,困懵了的王先生一拍桌子:“别废话了,你这灵力强的直接跟我回去联盟申请考个阴阳师资格证,我保证主席只是关他一阵子,放出来还是一条好汉!”
喻文州看着他画风都变了的邻居,淡定的问了句:“什么时候走。”
王杰希:你先回去,让我先补俩小时行吗……

黄少天闯进主席办公室时,冯宪君面前正摆着写着通缉令三个大字的纸,然而纸上除了通缉令以外啥字都没有,黄少天一句:“哟,老冯第几次准备写这玩意了啊,别写了别写了我都回来了怎么罚随你,降级也好,处分也好,最后放我出来就行!”气得他差点把纸糊这人脸上。
冯宪君觉得他手底下这一个个的画风越来越像苏沐秋当初带回来那祸害了,个个给你气个懵逼偏偏个个摆着战功罚都不知道怎么罚。

吞了几片速效后,冯主席一拍桌子,“来人,下了他的冰雨,关宿舍反省去!门上贴好符什么时候放人听我安排!”
“停停停等会,反省好说,但什么叫放人听安排?!主席你要是把我忘了那我得关多久?还不如直接给我个处分干脆啊我说……”黄少天被遣送回宿舍时内心是崩溃的,这不对啊那我啥时候能回去见我喻老师啊!!!

“做什么春秋大美梦呢,”冯宪君把桌上的通缉令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要不是小王先一步带人回来你以为你就受这点罚……”他说这句话的声音不大,早就被拎出去的黄少天压根没听见。

黄少天关禁闭这半个多月日子过的比谁都滋润。

他是真在遵守老冯的指令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在宿舍屯着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早上吃了饭跑去阳台做伸展运动,中午吃了饭躺在阳台的摇椅上晒太阳,晚上吃了饭躺在摇椅上晒太阳,闲得像个退休老干部,整个人都要懒得长毛了。

吃的有人送,喝的有人带,偶尔还有人跑来跟他唠嗑,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他按着对方说个痛快。
唯一不足的,是他想被他糊了广告牌的喻先生想得发疯。

“啊啊啊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去,文州啊我想见文州啊,好不容易在一起我干嘛自己跑回来领罚,通缉就通缉啊也比才在一起就莫名其妙搞成牛郎织女强,啊呸呸呸什么牛郎织女我还会回去的,立了那么多战功老冯也不至于一棍子把我打死而且他说了半天的通缉令拖了那么久都没发,应该也不是真心想处分我吧……”

冯宪君推开黄少天宿舍的门就听到立了那么多战功那一句,气得他沉默着站在原地堵了半分钟才幽幽的开口:“黄少天……”
听到他主席的声音黄少天噌的一下从摇椅上弹起来:“哟哟哟冯主席你来了啊是不是来给我解除禁闭放我回去执行任务的?”
冯宪君冷漠脸:“想太多了,我就是来通知你,你们蓝雨方面的新队长上任了,马上过来让你这队副见见。”

“啥?!新队长?魏老大呢?”黄少天有点懵。

“辞官讨媳妇去了,”冯宪君看了他一眼,“你放心,他只是不当队长转去别队了,不是不干阴阳师了,你以后还能见到他。”

听到还会见到他那为老不尊的师父黄少天就放下一半心,然而他还是一脸的主席你在逗我么因为他魏老大辞官的理由实在是奇葩:“辞官讨媳妇?!就魏老大那大叔样有人跟他绝对是真爱居然还辞官,主席你也批?还别队,哪队啊!老冯啊就算是处分我也要说啊,换个别的莫名其妙的队长我也会暴走辞gu……”

“咔哒”一声,黄少天宿舍的门被人从外边推开,来人正好听到最后那句话,挑了挑好看的眉梢,那人似笑非笑道:“辞什么?”

最后那个官字说了半个音节的黄少天反应飞快:“辞辞旧迎新过春节啊!”
“噗…”那人绷不住笑出了声,“少天,现在才十一月。”
黄少天:喻文州,不揭穿我们还能好好谈恋爱。

黄少天:所以说你怎么突然跑来兼职阴阳师了,不是说不愿意吗?!
喻文州:我当初说的可是暂时没兴趣啊少天。

黄少天解除禁闭当天就出了个任务。
他和新上任的蓝雨队长配合的无比默契,一个指一个打,像是多年的老搭档一样把妖怪打得连北都找不到。
被喊来帮忙的郑轩蹲在墙角拿枪柄杵了杵跟他蹲成一排的徐景熙:“压力山大啊你说咱俩跟来有啥意义?”
徐景熙沉默两秒下意识的摸了摸头发:“怎么没有,打磨一下就能发光了。”
郑轩:……你说的好有道理但是我眼睛好痛啊怎么办!
徐景熙:就算我是个奶,现在也自顾不暇了,兄弟你自求多福。

隔壁老喻处了个对象。
是他班上的旁听生。
也是王杰希的同事。
阴阳师王先生夜观天象,算出自己的眼睛最近有可能血光之灾。
不知道跟联盟申请人手配备一副墨镜的可能性有多大……
王先生这样想。

——后记——

“嗨喻老师我来啦!”

教室里的学生刚走干净,喻老师那旷了课的小旁听生就开了窗户蹿进来,宽大的巫袍扬起一片细碎的尘埃,看在我们喻老师眼里美的不得了。

他们交换了一个短暂的亲吻,一吻过后喻文州换上浅蓝色为底绣着暗黑色图腾的巫袍对黄少天说:“走吧,过掉这个任务就回家吃晚饭。”

黄少天笑嘻嘻的跟着他从窗户跳出去:“喻老师也学会走捷径啦?好兆头啊!”

“这算是什么好兆头?”

“当然是好兆头啊!诶队长,晚饭有绿茶炸鸡吗?”

“那个可以当夜宵。”

“那我晚饭少来点留着肚子吃夜宵吧!”

“不行,正餐也得好好吃。”

“好好好吃吃吃队长你最大都听你的,唔……喻文州你干嘛突然回头亲我!”

“因为少天,秀色可餐啊……”

“>/////< 喻文州下次耍流氓给个提示!”

“^_^”

天有不测风云,但谁能说这不测风云就一定是坏事呢?

—end—

生日快乐,喻文州。

评论(12)
热度(28)

© 九宫格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