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宫格_

我男神他叫迹部景吾!←这个是高亮 cp吃的很杂 一般萌上了就不太可能出坑 萌到一定的时间段会写点什么(但很可能坑)

【喻黄】花糕店

【一如既往的写在前边的废话】

本来题目想写年少时的夏天,把少天的名字都放进去,然后发现这个题目我一定会写长,那样实在赶不及今天【你也并没有写很快行吗?!

然后呢,ooc没有是不可能的,私设是有的吧。。。以及,如有雷同,这个我是真希望没有!!

接着高亮!这是一篇。。。流水账,嗯流水账,并不知道自己写了啥但在这个日子又必须要写,所以就出来这么一个。。。

最后呢,这大概是今年最后一篇发出来的全职同人短篇啦【你也没写过几篇行吗?!】因为马上就要被逮回学校上高三了简直心塞,不过我会回来的!明年回来要开始战长的了嗷!

于是少天生日快乐!各位看文愉快不愉快也球憋打!

——————————————

年少时代的夏天,黄少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拉着喻文州跑到镇上王师傅家的花糕店门口坐着。王师傅手艺好,来家里买花糕的人也多,于是一来二去大家也都认识了老搬着小马扎往屋门口一坐当门神的两个孩子。

眼睛亮晶晶笑起来总是露出两颗小虎牙的,叫黄少天。往店门方向走的人总能远远的就听到小少年扯着嗓子冲店里吆喝“王叔啊,家里来人啦!”那声音回回都是清清脆脆的,好像一点坏心情都没有过一样。

常跟着黄少天一起坐在店门口的另一个孩子叫喻文州,相比之下他可就稳重多了,不但能帮王师傅一些忙还经常能稳住说高兴了就忘乎所以的黄少天。

这黄少天话多嘴甜,喻文州沉稳可靠,只有一个嫁到城里的闺女的王师傅对这俩孩子可是喜欢的不得了,每次新出炉的花糕只要俩小子在门口那头两块准是他俩的,就算不在门口那王师傅也不会忘了给两人留着,等放了学路过他这里的时候再给俩人,那亲劲儿就差没给留家里把做花糕的本事教给这小哥俩了。

然而说是小哥俩,刚开始的时候这哥俩的关系可真没好到哪里去……

喻文州喜静,黄少天好动,一般情况下一个喜静的人和一个好动的人成为朋友那多半是好动那个巴巴的给逼的,这俩人也没有什么例外。

黄少天是镇子里名副其实的孩子王,小孩子们都喜欢跟着他屁股后边耍。一起下河摸鱼溅一身水回家被妈妈拿着鸡毛掸子追得满院子跑也好,捣鼓捣鼓马蜂窝被蜇的满脸包疼得嗷嗷乱叫也好,下次该一起耍还是一起耍,该一起背黑锅还是一起背黑锅,这是那时候熊孩子们最大的乐趣。

但是不享受这种乐趣的人也不是没有,喻文州就是首当其冲的一个,倒不是因为他不喜欢和熊孩子一起玩,而是他的性格实在是让这群毛头小子无从适应——感觉不太像一个画风的人啊怎么一起愉快的做朋友?

然而还就是有人不信这个邪。身为公认外加自认的孩子王,黄少天又怎么可能允许这种格格不入疑似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的事情存在呢?

于是他缠上了喻文州,开始时不时的拽着喻文州满镇子晃悠。在他自己看来他是在缠人找茬,但是在其他孩子看来压根不是那么回事——这明明就是拉着喻文州加入他们呢到底哪里像是在找茬了?!

喻文州呢,虽然性格摆在哪里,但毕竟还是有孩子该有的心性的,所以也自然不会拒绝黄少天的好意,于是一来二去俩人也熟络起来。

然而这一熟起来可不得了,熊孩子们发现每当黄少天犹如脱缰的野马一般玩疯了说嗨了把他拉回来的人基本上都是喻文州,而黄少天也越来越喜欢拉着喻文州满处跑,从镇子东头跑到西头,北头跑到南头,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和喻文州成了朋友一样。

这个时候镇东头黄少天平时没事就会去玩一玩的花糕店就成了他俩的根据地。前面说过了,喻文州喜静,黄少天好动,但是在王师傅的花糕店这里就不存在静与动的分歧了。

虽然完全不知道花糕怎么做但是打打下手还是没问题的,而每当给王师傅打下手的时候黄少天总会出奇的安静,一是因为他比较担心自己这毛躁的性子给人家添乱,二是因为喻文州给王师傅帮忙的样子实在是认真,认真的黄少天都不好意思出声打扰,只能安静的跟着干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或是干脆搬个小马扎坐在边上看着喻文州发呆。

等到没他们的活干了,他们就去门口给王师傅当小门神,黄少天坐在那里一边抖腿一边叨咕,喻文州坐在他旁边笑着听他从王师傅家的花糕怎么怎么好吃说到他最近又闯了什么祸被他老妈赏了一顿竹笋炒肉。而晴天的时候从店门口路过的人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能发现那个笑眯眯的少年在阳光的映衬下眼底细碎又温和的光。

镇子里的人再亲切,小镇的环境再好,他们这一波孩子大部分还是有去往大城市的志向的,离开镇子的时候王师傅送了两人一人一大袋花糕,黄少天捧着袋子鼻子酸溜溜的跟王师傅说:“叔,我回头把这袋子花糕放在床头上,每天起来看一看睡前也看一看。”

顶着个啤酒肚的王师傅一听就乐了,上去拍拍他的肩膀说敞开吃吃完了来电话叔再给你寄。

王师傅人憨性子直,有时候听别人说话只听表面意思,这一句回话噎的本来万分舍不得的黄少天一愣一愣的,站在边上的喻文州看不下去了开口说了句:“叔,少天的意思是他舍不得您。”

“有什么舍不得的!”王师傅又一巴掌拍在黄少天肩膀上,这一巴掌分量不小拍的黄少天倒吸一口凉气苦了一张脸,结果耿直的王师傅没注意他这点腾开手又给了喻文州那么一下子,“大城市有奔头,想我们了有功夫再回来看呗!”

离开的时候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个人一人捂着一边肩膀,对视一眼,表情是如出一辙的哭笑不得。

王师傅说的话倒是没什么错,想家了就回镇子里看看,然而高中时代的时间并不充裕,两个人每年假期的时候会回来一个月然后没呆够呢就得匆匆忙忙赶回去准备开学。黄少天曾不止一次抱怨当初他俩到底为什么要考出来受这份回不了家的罪,每次喻文州都是耐心的把他安慰下来再去忙自己的事情,倒是从来没有嫌过烦。

是的,两个人的高中又考在了一起,好像从他们成为朋友之后就很少有分开的时候了,甚至连后来的高考,两个人都十分默契的报了同一所大学。

感情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发生变化的两个人都没太注意,等注意到的时候早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状态了【别想歪,这句话很正经。

最开始表现出来的是黄少天,他从小就藏不住事,有什么不高兴了张嘴就说出来从不在心里掖着委屈自己。然而这次不一样,他憋了很久,就算已经忍不下来了也只是稍微表现出来那并不明显的一点,但是喻文州多精的一个人啊,凭他对黄少天的了解又怎么可能看不出名堂来?

事情的起因是一个老来找喻文州蹭花糕吃的姑娘,事情的结束也是因为这个馋姑娘。

整件事情说起来就是一处狗血剧,只是这部剧里压根没有女主角反而有俩男主角。简单的来解释就是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喜欢那个馋姑娘但事实上不是这么回事,馋姑娘不喜欢喻文州喜欢花糕,为了换好多花糕吃给喻文州出了个先晾黄少天一阵子再说的馊主意结果馊出了问题。然后闯了祸的馋姑娘脑一抽直接冲去找黄少天摊了牌……

事情的走向太诡异,别说是黄少天了,就连喻文州都没反应过来,不过用事后馋姑娘的话来讲就是都在一块了还在意那些干嘛啊累不累!

很多年以后回想起这件奇葩事黄少天唯一的感想就是谁也别问他两个人是谁先告白的这种问题不然他会急,他和喻文州压根没走寻常路这问题没法回答啊!

不过就像那姑娘说的那样,没必要在意,好的结果已经摆在那里了过程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我说现在才开始正文你们信吗?】

【嗯,不信就对了,我其实是没得写了QAQ】

“少天,起床了。”

清晨的阳光刚照进屋里耳边就响起那个听了好多年却依旧听不腻的声音,黄少天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蹭进那人怀里耍赖:“再睡会,反正开车回去也不着急。”

“咱俩是不着急,叔那边急啊”喻文州好笑的捏捏他的耳朵,眼底是一如年少时细碎又温和的光。

想到这么多年没好好吃一顿王师傅家的花糕了黄少天干脆的顶着一头乱毛一骨碌爬起来下了床。

从他们在城市里那个家开车回小镇用不了多长时间,中午吃饭的点两人拎着大包小包从车上下来直接进了花糕店。

熟悉的花糕香味飘了一屋子,黄少天深吸一口气还没说话呢肚子先叫唤了几声,“叔啊,我跟你讲下回我俩这个点回来别把花糕就那么摆在外边,不然我又会没说话肚子先叫唤了,虽然在你俩面前也没什么好丢人的,但总得留点形象给我呗!”

王师傅挺着啤酒肚乐乐呵呵的戳了他一句:“留什么形象,小时候上树下河也没见你要过它啊!”

回想起小时候偶然看见黄少天带着一群熊孩子被马蜂蜇的满世界跑的形象,喻文州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上扬的唇角压下去。

黄少天肚子饿饭也吃的快,吃完饭后就搬了个小马扎在店门口一坐,大长腿一翘一抖一股莫名的小嘚瑟劲儿就出来了。喻文州出来就看到背对着自己的人莫名其妙嘚瑟的不得了在坐那里抖腿,于是也搬了个小马扎在他边上坐下,嗯,就和小时候一样。

“王叔头发都白了,”黄少天说,“你说他为什么不和姐一起去城里住着呢,虽然说花糕店是祖辈传下来的动不了但是人是活的啊,到了城里面也可以再开个店嘛!城里人多生意也肯定好,而且我们也能老去找王叔玩,王叔也不会这么孤单嘛不是,虽然镇子里的人也都很亲切但总归也不比呆在自己闺女身边强吧?”

“嗯…”喻文州答得有点心不在焉。

“诶,你怎么…”黄少天的声音随着他扭头的这个动作戛然而止,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喻文州的眼睛,虽然平日里这人也很温和黄少天也不是没见过他现在的这种眼神,但偏偏这回看的黄少天心里漏跳了一拍,“看我干嘛?!”

“习惯了啊”喻文州没头没脑答了这么一句。

从年少时代就开始在他说话的时候盯着他的侧脸看,时间久了也就变成了习惯。有的人爱说话但并非需要有人陪着他说,他需要的是一个不会觉得他烦偶尔会陪他聊天的倾听者,而对于黄少天来说呢,喻文州就是这么个固定的倾听者。

“有时间的话我们多回来镇里看看吧,还能多吃好多王叔做的花糕。”

“好”

……

【算是后记?】

少天生日快乐!

首先必须要承认错误,感冒外加睡眠不足直接导致这篇文抠了一天而且质量貌似还不太过关,老实说写完之后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orz简直是罪过,但这些完全不是重点对叭!

重点是今天是黄少天小盆友的15岁生日嗷!

我是今年入的坑,没看小说之前就知道有黄少天这个人,当时听基友描述就觉得这小话痨好可爱啊【喂你也没大到哪里去啊!

然后后来看到少天出场整个人的反应就和文里脱缰的熊孩子差不多,从屋子那头蹦到屋子这头,从这头又蹦上床,叫我脱缰的九宫格。。。

看到少天跟老叶说一定要回来那段时就决定了我要喜欢这个暖心的话痨!

然后看到那句我什么都不想说整个人都心疼的duang了起来QAQ

诶呀想说的太多了要是真这么说下去得说好久,而且我还是个话痨,所以最后一句话!把画风频道正一下,跟少天告个白!

——

黄少天,你永远是蓝雨那道最闪耀的光。

生日快乐,剑圣大人。

评论(21)
热度(18)

© 九宫格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