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宫格_

随便写写

【骸云】为什么两个人明明互相喜欢却总表现的两看相厌? (2)

【依旧是写在前面的废话】

隔了这么久才继续第二章,我有罪!

这章G27,山狱高调出没

最后再说一遍ooc和bug绝对有!绝对有绝对有!【你说了三遍= =

好了来继续我也不知道自己再写什么系列

——————————

在彭格列大部分相关人员看来,六道骸追在云雀恭弥身后喊我喜欢你比Squalo受不了XanXus的暴政撂挑子不干还要玄幻。

温情这个词可以用在任何人身上,但只有他们不行。

因为他们一个是六道骸,一个是云雀恭弥。

——————

“云雀学长还没有接受那个任务?”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年轻的黑手党教父问他的左右手。

狱寺隼人扯了扯领带——这是他表达烦躁的惯有动作:“没有,说到底十代目我们为什么要管那两个人的事情啊?!随便换个谁都可以完成这个任务吧”

“大概是不太习惯看那两个人别扭?毕竟都这么多年了。”沢田纲吉笑着合上文件夹耸了耸肩膀。

鬼畜教师的调教让这位年轻的首领在这些年成熟了不少,然而也把他变成了半个强迫症,看不得自己的两个守护者就这么拗下去,况且,他那一直对黑手党有偏见的雾守头一次向自己提出要求,他也没想过要拒绝。

“所以还是要想想能劝动云雀学长的办法啊,”年轻的首领有些头痛的揉了揉眉心,随后突然弯了弯嘴角,“Giotto,不要闹。”

伸到半空中的手突然顿了顿,紧接着还是环上人的脖子伴随着一句带着笑意的“小十代,超值感可不是这么用的”落在耳边,沢田纲吉偏了偏脑袋挑眉看着把下巴搭在自己肩膀上的人的侧脸,随口问了一句:“那要怎么用?”

完全没打算把下巴从人肩膀上挪开的彭格列初代以下巴为支点拗出了一个在狱寺隼人看来十分诡异的姿势,摊了摊手笑道:“用在怎么让你那别扭的云守和雾守身上,比如说…强行下药什么的?”

沢田纲吉眉角一抽,Giotto瞬间举起双手做投降状,“ok,纲吉,我只是开个玩笑。”

“不,其实也不是不可行。”

年轻的彭格列首领摸了摸下巴,丝毫不顾对面狱寺隼人一脸的惊愣和站在身后的男人脸上一闪而过的僵硬,最后还是Giotto出声解救了被他家十代目结结实实悚了一把的岚之守护者。

“别在意,他是在开玩笑。”

沢田纲吉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笑着对狱寺说:“狱寺君先去忙吧,这件事我再想一想。”

等到狱寺隼人从办公室里退出去,Giotto才再次像没骨头一样把下巴搭在了沢田纲吉的肩膀上,“好了,小岚守也走了,我们可以忙点其他的事情了。”

“还有工作。”沢田纲吉伸出左手捏住他的下巴把人从自己肩膀上移开。

“工作什么的,”抽掉那人手里的钢笔,Giotto笑得有那么点计谋得逞的意味,“可以放一放,或者我来帮你……”

最后的几个字含混不清的吞没在交叠的唇瓣中,沢田纲吉顺势环上那人的脖子时脑海里唯一冒出的想法就是自己在不久的将来大概又要趴在床上一边让这人给自己揉腰一边看文件了。

——————

狱寺隼人从首领办公室出来没多久就碰上了拿着个文件夹迎面走过来的山本武。

“Giotto在十代目那里。”狱寺顺口提醒了一下。

十年的时间自然也让那个暴脾气的少年潜移默化的成长了不少,虽然现在的脾气依旧算不得好,但至少狱寺隼人学会了如何克制,不过在这之中大部分的功劳还是要归给眼前这个男人。

下巴上带着一道刀疤的男人听了狱寺的话了然的笑了笑,接着直接走过去把文件夹往狱寺怀里一放,很熟练的抄起他那已经散开了的领带。

常年握刀的手有些细细薄薄的茧子,手指滑过脖颈的皮肤时有种过电一般的酥麻感,面前的男人眼神专注的盯着手里的两条带子,一边熟练的打结一边笑着问了一句:“出什么事又暴躁起来了?”

十年,眼前这个人由一天到晚抓着脑袋傻笑的棒球笨蛋成长为彭格列可靠的雨守。狱寺隼人一早就发现了,山本武只是不说不表现出来,事实上他比谁都心细,可以发现同伴情绪上任何细小的变化——所以才说他是镇静的雨。

“还不是云雀和骸那点破事,真搞不懂为什么一个两个都死别扭成那样,又不是什么傲娇。”狱寺说着,又习惯性的想要去扯刚打好的领带。

山本武在他碰到领带之前握住了他的手,成功避免了再在走廊里当着经过的下属们的面再给他打一次领带的事情发生。

“那两个人的事情,可不是我们能搞懂的啊。”

彭格列的雨守这样说。

Giotto和沢田纲吉的温情是Giotto在纲吉高负荷工作的间隙出来骚扰他的小十代,山本武和狱寺隼人的温情是山本武替暴躁的狱寺整理领带——那么最后,让我们再来回顾一次标题上那个问题。

问:为什么两个人明明互相喜欢却总表现的两看相厌?

答:因为他们学不会温情。

——tbc——

我终于更了下半篇,其实山狱真的比其他cp写的顺手啊!虽然我是第一次正常的写这对!

下章也不知道啥时候更,但是一定会写到主要的两位的!

评论(2)
热度(31)

© 九宫格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