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宫格_

随便写写

【骸云】为什么两个人明明互相喜欢却总表现得两看相厌?(1)

【大概是写在前头的话】

首先!骸哥生日快乐!

其次,ooc肯定有,bug估摸着也有,和原著某些方面不符自然也有【喂你有的太多了烦人了啊!】毕竟我上次写骸云还是在空间而且是去年的今天,整整一年了啊!

再有,要是有雷同,啊这个我真不知道咋办反正写之前我什么东西都没看。

最后,不管有木有人看我都会写完这个流水账【真的吗?

好吧开始自己也不知道在写啥系列了。

——————————

如果水牢能束缚得住六道骸的话,那他就不能算是虚幻的雾了。

——————

对于六道骸来讲,水牢并不是一个可以束缚得住他的地方。即便肉体被泡在水里浑身上下被插满了管子,但是只要他想,他也能随时跑出来四处蹦跶。有时候是去骚扰沢田纲吉;有时候是去varia欺负徒弟,虽然每次都会被他那毒舌的蠢徒弟气得够呛;再有时候是去找他可爱的库洛姆,不过更多的恐怕还是窝在云雀恭弥的基地睡大觉,或者陪他打上那么一两架。


六道骸大概是有史以来最令复仇者监狱方面头疼的犯人了,倒不是说这个人把水牢当成家两边跑让人头疼,而是他们同彭格列方面接洽表示愿意放人,彭格列方面也收集好了资料情报表示愿意把人接出来,但奈何有个人无论怎样也不肯接下那个去接人的任务。


这个人自然是云雀恭弥。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问:为什么两个人明明互相喜欢却总表现得两看相厌?

答:因为这两个人都是中二病晚期患者。

哦,抱歉,画风频道出现错误,让我们安静的把它调回来。


黑手党是个危险系数极高的职业,任务过程中稍有不慎都很可能会牵扯到人命,即便他们现在大多数时候都在使用匣子战斗。


让我们重复一遍,黑手党是个危险系数极高的职业。

然而这并不适用于彭格列的云守和雾守。


对于强悍到一定程度的两个人来说,战斗任务不过是一场又一场单方面的虐杀,一点实质意义都没有,甚至还不如同对方打一架来得实在。


云雀恭弥有一个算不得习惯的习惯,他喜欢在天气好的时候窝在基地的院子里晒太阳,有时候一窝就是一下午,六道骸为此还总是嘲笑他才二十多岁就把自己整的像个老头子一样。


战争往往因为一方的嘴损爆发,要说六道骸是无心的那鬼才信,要说六道骸是有心的,那也不准确,六道骸喜欢把云雀恭弥撩炸毛,也喜欢每次见面都要同他打上那么一会儿,虽然每次的导火索貌似都是自己这张嘴……


打够之后,六道骸回他的水牢休养生息,云雀则是重新把自己泡进风纪财团的文件海中。


六道骸从未提起过让云雀接下那项任务,即便他很期待。

而云雀本人呢,也暂时不愿意接。


那么我们把问题绕回来,

问:为什么两个人明明互相喜欢却总表现的两看相厌?

答:因为他们不知道戳穿之后到底该如何同对方相处。


现任黑手党教父的家庭教师端着咖啡杯浅啜一口嗤笑道:说到底不还是童贞。

沢田纲吉听到这句话提心吊胆的看了门口半天,十分担心他的云守和雾守突然冲进来给彭格列再次制造一次财政赤字——虽然里包恩那么说也没什么错,但总归,不太合适啊……


六道骸的讽刺风格和云雀恭弥的暴力风格是这十年来二人惯有的相处模式。

温情,呵,那是什么?

——tbc——

评论(1)
热度(19)

© 九宫格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