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宫格_

我男神他叫迹部景吾!←这个是高亮 cp吃的很杂 一般萌上了就不太可能出坑 萌到一定的时间段会写点什么(但很可能坑)

2017.08.10黄少天生贺【喻黄】当我正对荆棘(4)

这段主要讲电影……


【二十】

 

《剑圣》上映当天,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去看了午夜场,就他俩,包场。

 

故事的开篇是在一处山洞,身穿粗布衫的少年仰头对着山洞里的一把剑脸上满是惊叹。那剑被山洞四面伸来的锁链锁在山洞中央的石块上,剑身泛着幽蓝色的光。隐隐的,少年觉得这把剑在振动,被吸引住的少年忍不住想要伸手去碰剑身,却在触碰到的瞬间忍不住被剑身散发出的冰凉刺激得打了个喷嚏,好巧不巧地,他的手因为这个喷嚏被剑身划破,束缚着剑的锁链粘上血之后竟松了下来,少年像是受了蛊惑一般想要把另一只手也放上去,却在最后关头收住了手,一把将剑抽了出来。

 

他弯腰捡起被锁在剑身正下方地面上的剑鞘,看着上面的字喃喃念了声“冰…雨…”,随后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一边将剑插回剑鞘一边撇了撇嘴:“我说怎么饮血呢,合着是妖刀冰雨!”

 

“还真用打喷嚏这版了啊…哎哟我的形象啊……”黄少天靠着喻文州嘀咕,“感觉不符合本剑圣的画风嘛!”

“我觉得这版确实比较合适啊…”喻文州说。

 

拍这段时是在冬天,黄少天穿着薄薄一件布衫在山里冻得牙齿都打颤,喻文州给他在衣服里贴了暖宝宝也没用,暖得就那贴了的几小片,能有什么用啊!

那阵几乎每天都是穿着薄薄一层在拍,每次下戏裹回大棉袄喻文州还会压着黄少天喝他超级不喜欢的姜茶,或者让小罗压着他喝。

黄少天有一次说咱俩同甘共苦一起喝吧,喻文州听了这话面不改色地接过他的杯子灌了两口,然后等黄少天回去接着拍时吃了满脸同情的编剧递来的大白兔。

 

《剑圣》的导演对业内的金牌经纪人挺有好感的,黄少天两个版本的取剑拍好后还问了一下喻文州这个非专业人士的意见,喻文州索性搬着小板凳坐在一边比对了一下午,最后导演喊了收工又来问他才摘了眼镜道:“我觉得都挺好的,但是打喷嚏这个比较能体现当时剑圣的少年感吧……”

然后啤酒肚导演大笑着一巴掌差点将没坐稳的喻文州从凳子上拍下来。

 

“哎哟我的导演哎!您轻点啊!”黄少天隔着老远就喊,“您这手劲猝不及防一下堪比降龙十八掌好吗?!”

然后胖导演晃悠悠走过来给了他的男主角又一个降龙十八掌……

 

【二十一】

 

小剑圣拿到冰雨后接了一段影帝苏沐秋友情演唱的片头曲,跟着便正式开始走剧情了——荣国护国将军唯一的女儿自小便受了父亲的影响,对刀剑武学十分痴迷。将军就这么一个女儿,实在拗不过她,自己又身居要职不能时时刻刻教导女儿,无法,只得将年轻时在外征战遇上的一位故友请来教导她。

 

这位故友十分年轻,看上去绝对不到而立之年,但也比这位小姐大了那么十来岁。小姑娘天天到茶馆去听故事,也深谙不能因为年轻就小瞧人家的道理,但看对方总冷着一张脸,连平日练功不认真罚她时都一副毫无波澜的模样,时间久了就想逗逗他。

 

小丫头最崇拜的江湖人士就是用那冰雨剑惩治恶人的剑圣。

传说冰雨剑是把妖刀,任何想要得到它的人都落了个有去无回的下场,但偏偏这妖刀就将那剑圣认做了主。这剑圣只负责带着冰雨惩恶,不负责扬善,脾气怪得很。没人知道他到底长成什么样,有人说他是得道高人,有人说他是修仙之人的弟子,有人说他就是个愣头青,甚至还有人说他是魔教弟子。而小姑娘呢,一直觉得剑圣应该是个怪脾气老头。对大人严厉,对孩子和善那种。

 

电影里的苏沐橙一身练功服英气逼人,她撑着下巴笑嘻嘻地看着对面的男人道:“我原本一直是想给剑圣当徒弟的,”往嘴里塞了个桂花糕之后又补了一句,“这样将来说不准能继承他的冰雨剑。”

坐在她对面的黄少天手底下一顿,原本冷冰冰的表情变得有几分怪异,似乎有点想笑。

 

“冰雨可是认主的。”他说。

“我知道呀,”小姑娘喝了口茶,笑道“但是如果让剑圣认可我了,等将来他老人家归隐了说不准还能将剑传给我呀!”

 

“你以为剑圣年岁多大?”剑圣问。

“肯定…比我大不少吧?”小姑娘答,“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威名啊?”

 

“威名和年龄挂钩?”她师父挑挑眉毛。

“我觉得是,我觉得剑圣至少应该是个白胡子老道那样的。”小姑娘摇头晃脑,“吾辈携冰雨惩恶锄奸,尔等奸恶之人皆死于妖刀之下…大概是这样的。”

 

“那要不是呢?”

“说得好像你见过一样。”

 

话都说到这了,性格不怎么好的剑圣自然是要露两手的,他直接把他脑回路清奇的徒弟从位子上拎起来带到城郊的一座荒山,落了地二话不说抽出冰雨跟人家姑娘打了起来。

自然是让了的,也自然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回去的时候小姑娘跟在他屁股后头一口一个师父一口一个师父叫得他头大,要知道这丫头之前一直是对他直呼其名的。他听得烦,干脆又把人拎起来带回将军府,而后迅速地遁回了房。

 

“我跟你说,真没那么好拎,”黄少天喝了口可乐,歪头对身边的喻文州说:“真的,苏妹子再瘦她也跟我差不多高啊,感觉哪里都不对然后我就一直笑场一直笑场,本来这个角色就跟我性格不和,台词总共加起来估计还没有我一天说的话多,然后这一笑简直就放飞自我没法继续演了……哎你知道我是怎么不笑的吗?”

“是怎么不笑的?”喻文州伸手蹭掉他刚刚吃爆米花时留在嘴角的残渣,又把黄少天刚放下的可乐和自己手边的果汁换了个位置,在对方眼神变得越来越哀怨时把人推回去让他看屏幕别看自己,“别这么看我,说好的只喝两口,你已经喝了快一半了,再喝一会儿打嗝难受的还是你自己。”

“哦……”黄少天撇嘴,在椅子上扭来扭去重新拗出个舒服的姿势,然后突然开口回答前一个问题:“我当时回想了一下咱俩刚开始在这圈里闯荡的时候那些事,瞬间就正经了回来,结果苏妹子又开始笑场,这一场绝对是整部片子里NG次数最多的了,导演最后让我俩各自去冷静一下再回来拍。”

 

有点扎心了啊少天。

喻文州其实不太愿意多提他俩最开始一起吃的苦。黄少天自己倒是不在意,但喻文州在意得很,那会儿黄少天常常是跑了这个龙套气都没喘过来就跟着跑下一个,下一个完了还有下下个,累就算了还吃力不讨好,没几个镜头,有时候辛辛苦苦拍完了播出时甚至连个正脸都没留下。他心疼那时候的黄少天,所以不太愿意回想,太苦了,根本就是光着脚在满地荆棘上蹋,任凭那些刺扎进肉里血流满地也不能停下脚步,不然就得让人将蛋糕抢了去。

 

所以喻文州是感谢张佳乐和孙哲平两个人的,那两个人是他俩的贵人,虽然《利刃》之后黄少天还是吃了不少苦,但好歹这么多年的打拼出了一个好的苗头,那他就揪着这个苗头不放了,不是揠苗助长,而是护着这个苗头,陪着黄少天,继续斩破荆棘。

 

【二十二】

 

电影里的将军的宝贝女儿成天跟着剑圣起早贪黑练了好几年。剑圣虽然不说,但行为却表现出他真的把这有天分又努力的小丫头当成了徒弟。他教小丫头骑马舞剑,给她讲解兵书,将他认为必要的全部都教给她,在小丫头听兵书听得打盹时会换个方式,给她讲当年她父亲在战场上的排兵布阵。

 

小姑娘也不问他一个江湖人士为何会这么清楚兵书上写的东西,只在一次打盹又被敲起来时旁侧敲击了一句。剑圣说:“那都是你爹教给我的,我同师父偶然救下了你那重伤的爹,他在我师父那养着的时候闲得无聊把该教的不该教的全交给我了,最后还把我拐去帮他打仗。”

 

电影演到这里切了一段回忆。当年刚拿到冰雨剑的小剑圣本想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这剑怎么用,却被倒在自家茅草屋前的男人吓了一跳。他想到师父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便绷着张小脸费劲巴拉地将满身是血的男人拖进屋,走了一半觉得男人身上的戎装碍事,索性蹲下全给他扒了露出里面带血的布衣。

 

那男人是个将军,为报他同师父的救命之恩将他排兵布阵的绝学全部教予他们。小剑圣和师父排排坐听得似懂非懂,小少年时不常还会问几个啼笑皆非的问题,连师父都说觉得他近日活泛多了。

然而好景不长,追杀将军的刺客摸到了他们这里,师父为了掩护他和那将军把自己搭了进去。

 

少年时代的剑圣性格已经有偏冷的苗头了,黄少天的妆容冷淡里带着些英气,然而这场戏根本不是凸显他的英气或者冷淡的,所以他趴在将军肩膀上对着火光冲天的茅草屋哭得满脸鼻涕眼泪。

 

是真的很惨,黄少天拍这场戏正好是他缠着喻文州要吃酸辣粉那天,喻文州到片场时黄少天正被饰演将军的硬汉演员箍在肩膀上撕心裂肺地看着一处吼:“师父!师父!师父您回来啊!别做傻事!”

“混蛋!你放我下来!要走你自己走!”

“我要回去救师父!”

“你听到没有!?”

 

“你怎么救?你拿什么救?!拿你用都用不利索的冰雨?!然后再把自己搭进去?”硬汉演员吼他。

刚刚还在吼的黄少天突然沉默下来,他咬着牙攥紧拳头,终于忍不住在硬汉演员后背锤了一拳。

硬汉演员嘶了一声,继续接台词:“事情因我而起,你可以怪我,也可以杀了我,但我现在不能死,等我将敌军打退了,将敌方将领的首级取下来,我自会来寻你,而后要杀……”

“你当我是分不清好赖的傻子吗?!”黄少天哑着嗓子吼,他攥拳头攥得骨节都泛白,眼神却坚毅的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他说:“是我把你拖回去的,要死也得等我们将敌军打退给师父报了仇再说!”

 

这场戏奇异地来了个一条过,导演不住地跟喻文州这里夸黄少天的演技收放自如,该爆发时爆发该收回时收回一点都不含糊。

喻文州心里替黄少天骄傲,面上却不显,笑着回了句:“没有,这也是同他搭戏的前辈带得好,少天还得努力呢。”

“哎,你也别对他太严格。”

 

黄少天下了戏,对着那名硬汉演员鞠了个躬,看见喻文州跟导演聊着天便蹦蹦跳跳地凑过来,小二皮脸一样问:“导演夸我呢吧?”

胖导演赏了他个白眼,转身就走。喻文州好笑地把一兜子夜宵递给黄少天,伸手给他揉了揉刚刚被箍住的肩膀,问:“疼不?”

“还好,前辈那身腱子肉简直了,”黄少天一边给剧组的工作人员分夜宵,一边扭头跟喻文州说话,“你说我要是也练成哪样怎么样?”

“不怎么样,”喻文州推他一把让他看路,嘴上接道,“你这离不了夜宵平时还懒得动的上哪练那么一身去?”

 

“我以为你要说练出来人设就该换了…”

“你什么人设咱工作室都hold得住。”

“那我换一个?”

“不行,我不适应。”

“喻文州你这人,刚才还说什么人设都hold得住啊说话不算话转脸就变卦啊!”

“好好好,你做自己,随意,只要你自己hold得住就行。”

 

说是那么说,最后黄少天还是维持着平时的人设,对外阳光灿烂又暖心,对内宅男懒癌加话痨。

 

但是没办法,什么样的黄少天,喻文州都特别喜欢。

 

【二十三】

 

再往后小剑圣跟着将军上了战场,在一场场厮杀中学会了如何使用冰雨。他在失去战友与击杀敌军中学会了很多,整个人的气场变得更加冷漠。

而那个时候,剑圣这个名号已经隐隐在军中传开了。

 

敌军将领的首级被剑圣和将军使计合力摘下,荣国大败敌军那个晚上剑圣趁着所有人都在庆祝时留下一封书信离开了。

 

不久后江湖上传出了剑圣的名号,说他脾气古怪、说他半人半妖、说他是个老头、说他是个愣头青,说什么的都有,每当这个时候已经回了京的将军总会摸着他女儿的头笑得十分豪迈道:“什么妖魔鬼怪,他就是个小屁孩!”

崇拜剑圣的小丫头总会撅撅嘴巴揪他的胡子:“爹爹乱讲!”

 

而后再大一点,脾气古怪的剑圣颠覆了小姑娘对剑圣的所有幻想。

 

其实相处久了其实会发现剑圣冷是冷了点,但确实是个好人。

比如说偶然经过花柳之地时离那些姑娘远远的,女扮男装的将军府大小姐都敢大摇大摆的经过,剑圣则是健步如飞,小姑娘走得慢了他还会默不作声回来拽。

再比如说在街上看到吃不饱饭的小乞丐,剑圣原本面不改色心不跳经过了,却会突然回头扔给徒弟一袋子钱叫她去买吃食分给那群孩子,甚至还会提醒她有些只能吃了过个嘴瘾的东西不要买。

还有就是徒弟犯错闯祸了,剑圣会狠狠罚她,也会在罚过之后给小姑娘的侍女一盒药膏让她给小丫头涂上,或者会早早出门买小姑娘爱吃的点心给她搁在窗台上。

甚至会在小姑娘百般拒绝大皇子的死缠烂打,忍不住跑来跟他发牢骚之后,潜入宫中将人家打了个鼻青脸肿,荣国的皇帝差点为这事气歪了鼻子。

 

【二十四】

 

电影的中后段荣国遭到匈奴的再次进犯,皇帝传旨命护国将军同大皇子出战,几个月后边境传来噩耗,大皇子被俘,护国将军以身殉国。

 

消息传来时剑圣正在房间里擦拭冰雨剑,小姑娘坐在他边上听他讲他是怎么拿到这把剑的,听到这个噩耗时剑圣懵了几秒,手一错竟用冰雨将丝帕,剑刃在他手上留下了一道伤口,认主的冰雨是不饮主人的血的,剑圣也没太在意,或者说没心思在意了,他徒弟整个人都傻了,呆呆地坐在那里,眼泪脱出眼眶直流到下巴,似乎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一样,也不伸手去擦,只知道坐在那流眼泪。

 

不得不说苏沐橙这段哭得非常美,黄少天和喻文州俩大老爷们看得心里都抽抽,更别说那群来看电影的小姑娘和她那群粉丝了。估计某两位影帝看了可能都想去削编剧。

 

将军已故,但仗不能不打,小姑娘闹着要去给她爹报仇,被她师父打晕了关进了柴房,醒来之后她师父一身戎装站在柴房门口,她看到那一身装扮就慌了,结结巴巴问:“师…师父?你……要去做什么?”

“看不出来?”剑圣抱着冰雨走进柴房,“去替你爹将他没打完的仗打完,马上就走,来跟你道别。”

 

“让我跟你一起去吧!!”小姑娘吼道,紧跟着就被剑圣拿冰雨剑柄敲了头,就像她平日练功出错时那样,不轻不重的一下:“女孩子家上什么战场,去给我添乱吗?”

小丫头听了这话眼泪唰就下来了:“师父您让我去吧,我求您了,我…我想给爹爹报仇…而且我的亲人也只剩下师父了……”

 

眼见着满脸鼻涕眼泪的姑娘膝盖一弯就要跪,剑圣一剑柄生生就给她打直回去,他的声音冰冷而生硬:“别犯浑!否则别再叫我师父!”

 

这话说完剑圣就转身离开了,任凭他唯一的徒弟在柴房如何喊他骂他也没有回头,他出了将军府,翻身上马时再次看了眼将军府的牌匾,低头对站在不远处的管家道:“看好她。”

 

电影的最后匈奴使计围了大败他们数次的荣军,这一次荣军损伤惨烈,剑圣握着泛着红光冰雨和士兵们站在匈奴军的包围圈里,他在思量如何冲出去才能将损伤降到最小,而他唯一徒弟的到来就像是雪中送炭,没人知道这小姑娘是怎么做到带着她父亲留在京城的旧部来到匈奴的,但偏偏她就是来了,不但打进了匈奴的包围,还在外围一箭射穿了匈奴军队首领的脑袋。

 

重逢后小姑娘什么也没说,只是递了一方丝帕给她师父,剑圣压了压,终是没压住脾气骂了一声“混蛋玩意儿”,却还是接过丝帕来拂去剑上的血珠。

 

他抬眼看向已有败退之意的敌军,眼底一片冷漠:“杀吧。”

“好。”

 

大屏幕上打出花字,也是整部电影的最后一句话:

当我面对荆棘,而你就在我身旁。

 

【二十五】

 

“演得还行吧?”

影片结束后两人坐在已经恢复灯光的影厅里,喻文州没动,黄少天也跟着没动,他觉得喻文州有点沉默,虽然本来就不是什么多话的人,但就是不太对劲,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挑了个话头。

 

“我心中的影帝。”

“哇快别这么说,我会自我膨胀的,你这一下我比真拿了影帝还高兴啊哈哈哈,诶那我要是告诉你,最后那句花字是我提议加上的你是不是要夸我有文采……”

 

喻文州当天回去后罕见地更新了微博,他上一条微博还是半个月前转发工作室的律师函。

喻文州V:当你面对荆棘,而我就在你身旁,一直在。@黄少天V


 —一个吃着狗粮的TBC—

评论
热度(6)

© 九宫格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