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宫格_

我男神他叫迹部景吾!←这个是高亮 cp吃的很杂 一般萌上了就不太可能出坑 萌到一定的时间段会写点什么(但很可能坑)

2017.08.10黄少天生贺【喻黄】当我正对荆棘(3)

【十五】

 

喻文州是自己打车到孙哲平开的咖啡馆的,他下车之后随便吃了点东西,也没喊人接就直接自己过来了,张佳乐开门见是他之后还一脸诧异,倒是孙哲平站在他身后搂着他的腰把人挪开,扬了扬下巴告诉他黄少天在楼上客房,让他自己上去找。

喻文州也真没跟他俩客气,点点头就自己上了楼。

张圌佳乐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我去,他俩是不是成了啊?!合着那五年之约是忽悠我的?”

孙哲平咬咬他的脖颈,哑着嗓子回:“不然你以为呢?粉丝都不信那五年之约,也就你信。”

张佳乐:“……”

 

【十六】

 

黄少天有点睡不着,他有点激动,有点紧张,因为喻文州就跟他旁边躺着。

以前也不是没跟一张床上睡过,但是现在身份立场都有了质的飞跃,这一个忍不住脑洞就跟脱肛的野马一样,脑补出了各种各样的未来。

 

“烙饼呢?”

喻文州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原本翻来覆去的黄少天顿了一下干脆翻过去背对着他装鸵鸟,顺便在心里唾弃自己:“你俩都那么熟了你瞎紧张个啥?”哪想到喻文州突然凑过来,手臂环在他腰上把他往里带了带,而后在他后脑勺上印下一个吻。

“睡吧。”

 

睡啥啊睡!

被撩了的黄少天伸手开了床头灯,然后猛地一个翻身骑在喻文州腰上,凶悍得很:“你没事撩我干啥?不让我睡了啊?!”

 

他俩体重也差不多,黄少天这猛地一下砸得喻文州都懵了几秒,咳嗽两声,忍笑开口:“我撩我自己男朋友,有什么问题吗?”

 

黄少天长这么大头一次叫人噎到语塞,好半天他才一头砸在喻文州肩膀上,真的自己拗出了个鸵鸟的姿势,闷声道:“幸福来的太突然,你让我缓一阵再撩成不?”

喻文州好笑地揉他头发:“这还有时间规定啊?小烙饼?”

 

哇这不能忍了,我是烙饼那你难道是烙饼里卷的土豆丝吗?正好凑成一个卷儿!

 

黄少天伸手去挠喻文州的痒痒肉,说来也怪,喻文州平时不怎么怕痒的一个人,这会儿竟抱着黄少天笑出了声。

“哎,你不是不怕痒吗?怎么我挠哪你都痒?”

 

闹腾累了的黄少天消停下来,喻文州趁机握住他的手腕省得等会这人继续瞎折腾,听到黄少天这么问他,喻文州抬眼定定看着依旧压在自己身上的人,那人似乎是在等他的回答,歪着头同他对视。他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表情有多戳人,不过没关系,喻文州知道。

 

想吻他。

而后他撑起身子,扣住黄少天的后脑勺,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施。

 

他眼底有光。

喻文州凑过来时黄少天脑子里只来得及冒出这句话。

 

“……少天,你知道有的人只有喜欢的人去挠他才能感觉到痒这个说法吗?”

 

【十七】

 

“文州,”黄少天躺在喻文州肚子上,横过来霸占了大部分床铺,还拗出了个大字形,他的脸还有点发烫,不知道是折腾的,还是因为刚刚那个吻。

“你明天跟我回家吧。”

“G市的家?”

“对啊,这么大的事我就最开始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没事,现在好歹要回去让我爸妈看看我真没事,哦,还要给他们介绍一下我男朋友。”

“好。”

 

喻文州什么都没多问。

没问黄少天要是家里不接受他俩的关系怎么办,没问不接受之后他俩要怎么办。也不是不好奇,只是觉得感情这件事不像工作,计划不来也规整不出方案,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不管怎样他是不打算放手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黄少天就定了去G市的高铁票,照旧是张佳乐开车送他们去高铁站。孙哲平坐在副驾驶,黄少天因为前一天睡得太晚趴在喻文州腿上补觉,在孙哲平第四次回头看他俩时,喻文州终于忍不住率先开口:“孙总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人都这么问了孙哲平也没有客气的道理,干脆指了指黄少天有什么说什么:“这小子,从小脾气就不怎么样,你平时也别太惯着他,但也别对他太严格……”

 

这是好意,喻文州当然听得出来,于是他笑着回了句我明白,而后看了眼正开着车的张佳乐,调侃了一句:“我看孙总平日也挺惯着张编的,我将来可能也跟你差不多吧。”

 

“诶诶诶差不多点得了,聊的是你腿上这个,别扯我身上来啊!”无辜躺枪的张佳乐奋起打岔。

“好好开车。”孙哲平毫不犹豫把他的手拍回去。

 

“哦,回去你开呗,我也想后座躺会,腰疼。”

“行。”

 

喻文州:……信息量是不是有点大?

 

【十八】

 

到黄少天家是在正午的饭点,黄家父母压根没问微博上五年之约的事情,就是问了问黄少天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被黑这事过没过去。饭桌上老两口一直在给喻文州布菜,一会儿一筷子白切鸡一会儿一筷子红烧肉,碗里简直要被老两口给堆成山,两人还都没怎么搭理自家亲儿子。这倒是让喻文州有些受宠若惊。

 

吃过饭帮忙洗碗的时候喻文州才知道原因,黄妈妈告诉他,其实黄少天早就跟他们透过底说自己要么就不找对象,要找就肯定是喻文州,原本他们也是拒绝接受儿子喜欢上男人的,结果叫亲儿子洗了脑,一天到晚跟他们说今天喻文州怎么帮他明天喻文州怎么帮他,还把两人这么多年摸爬滚打过来自己的心路历程说给他们听。最开始他们觉得亲儿子简直魔障,又觉得喻文州对他们儿子的工作生活确实是有很大帮助,然后有了好的基础就有好的结果……老两口在日积月累中,被亲儿子成功洗脑。

 

喻文州擦干手上的水珠,心里五味杂陈,黄妈妈说的轻描淡写,但他知道,事实上上要让一个家长接受自己的孩子喜欢同性并没有那么容易,不说黄少天做了多大的努力,也不说黄爸爸黄妈妈做了多大的心理建设,就光是如今的结果就足够让他感激。

 

“阿姨,”他给黄少天的妈妈鞠了个躬,“谢谢您和叔叔。”

 

没有什么我会照顾好少天的,这话说出来太虚,不如用行动证明来得实在。喻文州会和黄少天一起走下去,在那个浮浮沉沉的圈子,在这个纷扰繁乱的社会。

用这一辈子去走。

 

离开黄家时老两口给他们塞了一堆特产叫他俩带回去吃,吃完了再来电话喊他们寄,黄少天咋咋呼呼地抱着书包喊:“太多了太多了喂猪了嘿妈别别别别塞了我吃不了那么多!”

黄爸爸敲他:“叫你一人吃了?给人家小喻带的!”

“哎我就不该给你俩洗脑我现在家庭地位堪忧了都!”

“你原来在家不也没什么地位吗?”黄妈妈笑眯眯地怼他,然后又往书包里塞了一包腊肠。

“扎心了,老妈。”

“别废话,书包拿来!装不下再背一个新的回去……”

这一家子吵吵闹闹,但喻文州看得出来,黄少天是真挺开心的。

 

【十九】

 

回程坐得还是高铁,黄少天没工作时比较青睐这种交通方式,可以看看沿途的风景,放松一下心情什么的。

 

看他高兴喻文州也不会拒绝,至于手头的文件,车上慢慢看也来得及。他看文件黄少天也不打扰他,就坐在他对面玩玩手机,看看窗外,啃啃苹果,吃吃桃子什么的,难得的安静,这倒让喻文州有些不适应。

 

“少天?”喻文州摘了眼镜揉揉鼻梁。

“哎哎哎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看烦了?来来来桃子苹果薯片妙脆角想吃啥吃啥,吃完歇歇咱俩打把游戏,打完听听歌,等什么时候想看再继续看……”

 

得,这一看就是好半天没说话,可把他给憋坏了。

 

喻文州伸手敛了桌子上的半袋子薯片半袋子妙脆角,在黄少天哀怨的小眼神下淡定地说道:“过一阵我带你回家。”

“啊?”黄少天呆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迅速虚了,“太快了吧?我有点紧张,你提前跟叔叔阿姨打好招呼啊,他们要是不同意我就不去了,不然想想也挺欠抽的哈把人家的儿子拐跑了什么的……”

“不会,”喻文州打断他,“他们特别喜欢你,你信我。”

“啊是吗?有点意外诶嘿嘿,”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然后突然激动起来:“诶诶诶我跟你说我爸妈其实也都特别喜欢你!真的我洗脑成功后他俩真的特别喜欢你!你看他俩对你比对我都亲是吧?哦对了!我也特别喜哦唔……”

 

喋喋不休的声音突然顿住。黄少天瞪大眼睛看着面前喻文州放大的脸,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他心脏砰咚砰咚乱跳的声音,跳得太快了,感觉像是要从他嘴里跳出来,然后钻到喻文州那里去。

 

嘴上的触感比前一晚那个浅浅的吻还要真实的多。

那是喻文州用文件夹挡在外侧凑过来吻了他。

 

“我也特别喜欢你。”


—一个特别喜欢他们俩的TBC—

评论
热度(9)

© 九宫格_ | Powered by LOFTER